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驻村生活 驻村,有“眉头紧锁”也有“喜笑颜开”_社

发布日期:2020-08-13 07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驻村生活

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走进太平沟村,一阵微风裹夹着泥土的气息迎面而来,那青草的味道和野花的幽香,以及成熟果实的甘甜味,都在微微湿润的空气里云集。我沉醉于这沁心的清香中,不知不觉走进那片庄稼的绿色海洋。看着眼前清新祥和的小山村,我不禁感慨时光流逝,想起三年前刚来村里那个春天。2017年3月我来到太平沟村。一进村儿,脏乱差的环境就让我的热情迅速冷却下来。来迎接我的村干部边走边给我介绍村子的情况。村里这一家,男的身体不好,老伴得了脑梗儿,儿子在外打工,还有两个孙子在上学,一家人全挤在30多平米的小房里。村里那一家,残疾老人和一个痴呆女儿一起生活,生活全靠村民接济。还有一户,女的得了“羊癫疯”,犯病时栽进烧着开水的锅里,面目全非……这些生活的疾苦,我闻所未闻,一幕幕悲凉的画面让我难以接受。一天下来,我的心沉重得喘不过气。

那一夜,我失眠了。那时我不知道,随后的三年里,失眠就成了我的常态。

我进村时正值春耕,于是工作就从学习丈量土地、了解各家各户的土地状况开始。风吹日晒,满脸泥土,无数次弯腰下蹲,一天下来,浑身酸疼。晚饭后还要挨户走访,询问村民的实际困难和愿望诉求,经常坐在炕上一唠就是几个小时。回到住处还要整理一天的记录,常常忙到半夜。躺在炕上,满脑袋还是村民的事儿。谁家需要钱,是贷款还是“化缘”?哪家家庭有矛盾,该怎样调节?哪个小伙子没活儿干,我有没有门路给找份工作?事无巨细,件件都在想。想着想着,天就亮了。每个周末,我都背着沉甸甸的“任务”回到通化,找单位投资,求朋友赞助,动员家人捐款捐物……嘴皮子磨薄了,脸皮也变厚了。从前,自己的事儿从来不好意思张口求人,可现在为了村民,我什么都能豁上,因为我知道,村子里的乡亲正盼着我带给他们好消息呢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